星夜
聲控一個
日文菜鳥一隻
2018-04-08

玩笑(涉拓的場合)16 (完)

食用前的注意事項

#此文為 涉拓主 聰花副 其他cp隨筆者心情亂入

#ooc 免不了 努力回避中

#渣文筆 求見諒

#一切都只是腦洞與現實無關

#第一章的傳送門:http://theaau0721.lofter.com/post/1e888028_10fac5cb

#我是目錄





說真心的,寺島現在只能說,幸好自己勝在有夠年輕,不然十成十,明天報紙的頭條就是「一線男聲優竟突然暴斃身亡?!」

看到現在的情況,他的腦袋也只是一片空白和混亂,完全無法理解,為何自己會在羽多野家的床上醒過來,被抱着就算了,衣服呢????

啊……不對!!被抱着?沒衣服?不對!為什麼連涉君的衣服也沒了?!到底昨天發生什麼事了?!

依着自己那「可靠的記憶」,昨天自己應該是和自家前輩們苦訴身邊的人有多木頭跟……多喜歡他,之後……之後……就沒了。所以…自己強上了人家?不對,自己被強上了?沒了第一次?還是沒有記憶的情況下??


或許是寺島的動作太大,就在他開始無限腦補昨晚的事情的同時,也驚醒了在身邊的羽多野。看着自家戀人自我腦補,如此有趣的埸景,起床氣也一瞬消了下去,流露出淡淡也幸福的微笑。他就如此的看著寺島有趣的反應,直到,對方終於發現了自己已清醒的事實。

兩人就如此的乾瞪眼,一直到,寺島頂着紅通通的臉開口道歉。


「那個…那個…涉君,真的很對不起!我昨天喝多了……不太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我說如果有發生了一些不應該的…」

在寺島把話完以前,羽多野便早他一步的拉近了兩人的距離,一隻手撫摸着他的背脊,另一隻則是放了在他的臉上,用着手指描繪着那誘人的嘴脣。

「拓篤說的不應該的事是指這樣嗎?」

語畢,一個吻又送了上去。羽多野的舌頭不顧對方的反應的纏了上去,與昨日不同的是味道是淡淡的甜,又或許是因為眼前的人兒喜好的原故而染上,雖然他並不好甜食,但這個「甜點」很不錯,以後得多品嚐才行。

放開了眼前喘不過氣的寺島,羽多野把他拉回了床鋪的懷抱中,緊緊卻又小心翼翼的擁抱着他的寶物。

而寺島則是一整個直接當機,甚至開始懷疑人生了,懷疑眼前的一切只是幻覺,一切都是假象。但那温暖的觸感,卻是真真實實的繞圍在自己的身邊。


有人說過,當一切感到不可思義時,那就相信自己的直覺。


所以,他可以相信這一切嗎?


一切都是真的。


被圈在擁抱𥚃的寺島,帶着剛起床特有的鼻音,輕聲的試探的問一句。


「涉君?」


「嗯?怎麼了,拓篤?」


「所以……我可以理解為,我們在交往嗎?我……可以理解為…涉君也…喜歡我嗎?」


羽多野並沒有回應而只是在他的耳邊輕吻着,吹了一口他專屬的氣息到寺島的耳邊。


「拓篤,或許對昨天的事你沒有了記憶,那就讓我再說一次。拓篤,讓你久等了,我愛你,讓我們把這名為神的玩笑,變成我們的命運吧!」


「嗯!」




終於~~~~結束了

有人想看番外嗎?

沒有就直下聰花篇了

都結束了

來留個言吧~~

最後老話一句

希望各位看得開心

歡迎拍打餵食 

厚臉皮的求評論 求留言 求指教 求喜歡


评论(12)
热度(15)
©星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