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
聲控一個
日文菜鳥一隻
2018-01-24

玩笑(涉拓的場合)13(下)

食用前的注意事項

#此文為 涉拓主 聰花副 其他cp隨筆者心情亂入

#ooc 免不了 努力回避中

#渣文筆 求見諒

#一切都只是腦洞與現實無關

#第一章的傳送門:http://theaau0721.lofter.com/post/1e888028_10fac5cb

#我是目錄




「拓篤,抱歉……」


羽多野的聲音讓在沉思的寺島回到了現實,拿起了水杯便回到了羽多野的身邊。


看着依舊空白一片的台本,寺島心中不禁感到些許的失落。


「涉君…為什麼…筆記呢?」


“為什麼還是空白一片?為什麼,還是什麼都沒有?”


「抱歉,拓篤。果然……還是不太行。」


羽多野往寺島的方向,硬生生的扯出了一個笑容。但此時的寺島正握着水杯,低着頭毫不願意看向羽多野的方向。


「拓篤?怎麼了?」


看着低頭又沒有回話的寺島,羽多野感到了些許的心疼以及自責。誰叫他明明知道眼前的人兒因為工作而疲憊,卻硬要拉他陪同自己練習,而且……毫無結…不,不,不,該說是自己出現了不該有的想法。


或許是因為寺島低下了頭的原故,羽多野無法看清楚他的表情,因此誤以為他寺島是因爲太過疲倦而睡着了。但只有寺島自己心𥚃知道,事實並不如羽多野所想的一樣。


他低下頭只是為了能回避開羽多野的目光,只是不希望他看見自己現在要哭不哭的表情。正當他準備抬起頭來時,卻看見了羽多野正準備收拾台本、文具準備要離開。


衝動是魔鬼,自己一直都知道的。但看着他要離開背影,想到他可能因為自己無能而要去另尋他人幫助,由其他的聲音來喚着那只屬於他的專用稱呼時,心𥚃就像是破了一個洞,並且一點一滴的擴大。


“涉君,不要走!拜託,不要走!涉君……是我的專屬稱呼,不是嗎?”




「涉君……」


「拓篤?吵醒你了嗎?」


「涉君,筆記呢?」


羽多野並沒有即時回應,不是想回應,而是……想不到該如何回答。難道要說,他的筆記只有簡簡單單「寺島拓篤」四個嗎?不,不行。


羽多野思考着要如何回應時,臉上的表情出賣了他,顯露了一副極度困擾的樣子。


聽不見羽多野的內心話,又加上剛才羽多野的道歉,寺島早已經徹徹底底的誤解了一切。


在羽多野準備蒙混過去的同時,寺島早了他一步打斷了他的話。


「抱歉,拓篤硬拖着你到……」


「不要跟我道歉!為什麼要道歉呢?涉君…涉君…什麼都沒有做錯啊!」


被寺島的情緒所震懾的羽多野,只能呆呆的看着他,看着寺島的雙眼充滿了淚水。


“不要道歉,我並不需要道歉。明明,幫不上忙的是自己"


悔恨、不甘的情緒充滿了寺島整個思緒,一把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鼓吹着他的行動。


「吶~涉君,我就這麼幫不上忙嗎?」


「拓…拓篤?怎麼了?」


慌了,不知所措了,這就在聽見了寺島所說的話時所有的反應。看着寺島的樣子,羽多野一瞬間失去了言語能力似的,看着他,心疼的不得了。


咚!咚!咚!


心跳的聲音又再一次的加速了起來,每一拍都清楚的在寺島的耳邊響起。


寺島輕輕的咬住了自己微微在發抖的嘴脣,雙手則緊緊的握起了權頭,心跳的聲音更是鼓吹着自己,接下來的近乎瘋狂的行為。


「涉君…傳說…你的答案會是什麼?」


「傳說?」


「台本𥚃所寫的傳說。涉君……相信那個傳說嗎?……對於渡君和拓真的故事,你又覺得怎麼樣?」


「拓…拓篤?」


羽多野,聽着寺島的話,心感不妙。因為在同時,他好像聽見了一面牆碎裂的聲音,那面名為瞹昧的牆壁好像一點一點的消失。


「涉君,我喜歡你。」


「吓?拓篤?你…你在說什麼?」


對啊,自己到底在說什麼?寺島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唯一知道的是,他,只是說出事實。說出自己真實的感受罷了。


看着被自己的話所震驚的羽多野,寺島只感到心痛,心,好像一點一點的被撕開了。


果真,一切都只是他自己的一廂情願嗎?所有,所有都是自己的錯覺罷了嗎?這一類的想法慢慢的佈滿了寺島的腦袋。


隱着了自己尚在發抖的聲音,寺島把話再一次重覆。


「我說,我,寺島拓篤,喜歡你,羽多野涉。」


身體、嘴巴、聲音頓時都有了自己的意志,漸漸的失去控制。若不是自己急速的呼吸聲提醒着他,那麼寺島一定會以為,現在的一切都只是夢。現在的他只感覺到自己彷如一個幽靈,漂浮在半空,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卻正正合乎他的渴求。


「喜歡…啊!朋友之間的喜歡對吧!那麼我也喜歡拓……」


「不是!我說的喜歡,是這種喜歡!」


熟悉卻又陌生的氣息打了在羽多野的臉上,嘴脣上傳來了如同那主人一樣甜甜的氣息,他只感到不可置信,呆呆的站着,然後,餘下的只交了給本能去反應了。





我說,今天天氣真好

我先跑了WW

下次更文再見


评论(14)
热度(11)
©星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