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
聲控一個
日文菜鳥一隻
2018-01-23

玩笑(涉拓的場合)13(上)

食用前的注意事項

#此文為 涉拓主 聰花副 其他cp隨筆者心情亂入

#ooc 免不了 努力回避中

#渣文筆 求見諒

#一切都只是腦洞與現實無關

#第一章的傳送門:http://theaau0721.lofter.com/post/1e888028_10fac5cb

#我是目錄



雙眼盯着劇本的羽多野並沒有注意到寺島的目光,整個人的就像是被靜止了一樣,就那樣持着筆,維持着相同的肢勢停留了許久,直到耳邊傳來了寺島的聲音,羽多野才回到了現實。


「涉君?涉君!」


「…拓篤!怎…怎麼了?」


「memo!看你的樣子,我的誘導一定很成功!」


「喔…嗯,很成功喔,真不愧是我們家的拓篤!」


聽到這一句話時,盡管知道一切都只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但寺島那理應平靜下來的心臟還是不受控的瘋狂的跳動了起來。

而羽多野雖然是如此的回覆了寺島,但手還是停頓了下來,雙眼盯著台本的發呆。


“寺島…拓篤…寺島拓篤…”


在此時此刻的羽多野的腦中所有的想法和詞彙都匯聚成四個字,一個名字,不停的不斷的,而他好像回到了剛學會寫字的時候一樣,除了這幾個字詞以外,其他的都不會書寫了一樣。所以要是說是發呆,羽多野覺得現在自己的情況應該說是被自己的想法嚇到更為貼合。


在放空的時候,目光不由自主的聚中了在身邊那一位認識已久的好友及工作夥伴。到底是從甚麼時候開始,自己看待拓篤的眼光開始有了轉變呢?會擔心他的生活起居,會無時無刻的想念他,會……想要把他抱在自己的懷中,會想要獨佔名叫寺島拓篤的一切。然後,在不知不覺間,寺島拓篤就已經充斥着自己整個生活,一切早已經變得理所當然。


拓篤、拓篤、拓篤,這兩個字充斥着羽多野整個人,一種不熟悉的感覺圍繞着自己,一種不可能實現的幻想在他的腦袋中浮現。


“拓篤,如果我們是拓真和綿,那該會有多好。”


「涉君~涉君~醒來了!有想到什麼就趕快記下來,不然等一下又要跑掉囉。」


羽多野心不在然的輕哼一聲回應,手依舊並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默默低着頭發呆。


看着眼前的狀況,寺島第一蹦出來的想法是”涉君有喜歡的人了”,老實說現在的他心中很不是滋味,卻又有着一絲不可能的期望。那個人會是自己嗎?


「涉君,那個你……」


「拓篤,怎麼了?」


「沒事,你…繼續。我去倒水。」


「嗯,麻煩拓篤了。」


看着羽多野發呆的樣子,寺島拿起了水杯,頭也不回的快步走到了廚房。


說不出。


“喜歡的人是誰?”這句話硬生生的卡了在口頭,也留在心𥚃。


寺島的臉上露出了諷刺自己的苦笑,明明是一句簡單的話罷了,卻說不出口。


不可否認的,寺島現在的行為確實狡猾無比。明明就沒有那表白的勇氣,明明就害怕被拒絕,明明知道自己並沒有能以戀人自稱的資格,但卻又渴求着羽多野的心中能佔有一席之位。


為什麼說不出?


“因為害怕吧”這是寺島給予自己的回覆。害怕着把表白後,他不能再以好友的身分在羽多野的身邊,不能再以朋友的身分聆聽着他那温柔的聲音,不能再以朋友的身分向他撒嬌,不能再獨佔羽多野對自己的温柔。

如此擔驚受怕的日子,已經過了多久呢?連寺島自己也不得言之,大概是從寺島發現自己愛上了羽多野的那一天起吧。


俗語有芸「先愛上對方的人,就輸了。」


可是他又是何人?他,寺島拓篤,可是一個努力拼上所有來成為一線聲優的男人啊!





下半部會明天晚上更新

時隔不知多久WW我回來更文了

在寒假期間內會更完成篇文章喔(畢竟已餘下五分之一)

有時間會來開新坑

就請各位喜歡我的文章的,不要懷疑的來跳坑吧XDD

最後老話一句

希望各位看得開心

歡迎拍打餵食 

厚臉皮的求評論 求留言 求指教 求喜歡




评论(4)
热度(11)
©星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