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
聲控一個
日文菜鳥一隻
2017-09-20

玩笑(涉拓的場合)12(上)

食用前的注意事項

#此文為 涉拓主 聰花副 其他cp隨筆者心情亂入

#ooc 免不了 努力回避中

#渣文筆 求見諒

#一切都只是腦洞與現實無關

#第一章的傳送門:http://theaau0721.lofter.com/post/1e888028_10fac5cb


#我是目錄





「吶~涉君,你可以大概說一下你…對這故事的感覺嗎?」


羽多野並沒有第一時間就作出回答,在猶豫一段時間後,他才低着頭默默的開口。


「…感覺嗎?…老實說…我很討厭這故事。」


「…吓?…你在什麼國際開玩笑嗎?」


聽見羽多野的發言,寺島除了無言還是只有無言了。試問,有正常人會對一個極為討厭的故事堅持到這地步嗎?


“…呃,好吧搞不好會有。"


寺島看着眼前這劇本,心裏出現了一個他不願意相信又或是該說是一個他不敢相信的事實。


故事兩位主人翁的名字。


寺島並非完全沒有耳聞過這台本中的故事,這名為《玩笑》的故事。但他所了解的程度也只不過是略略從經紀人口中聽過的程度罷了。


因為寺島與羽多野同樣的也接到了《玩笑》的角色遴選邀請,只不過在聽過整個故事大綱後,自己便以工作忙碌為由拒絕了邀請。

原因很簡單,先撇開故事角色與自己的相似度不說,他本來就不大喜歡為一些以悲劇收場作為結局的故事,那些故事總會讓他不由得的難過好幾天,更不要說角色與自己相似度如此高的故事了。

寺島看着羽多野,腦子中便開始跑過了這名為《玩笑》的故事內容。


這故事是講述原是一對青梅竹馬的的主人翁渡和拓真的故事。渡和拓真本是一對從小便認識的青梅竹馬,同時兩人也暗暗的暗戀着對方,兩人心底𥚃都明白雙方在心中對自己的感情,但出自於害怕關係的改變始終并沒有互相坦白,只是默默的把這份感情收在心底。

在高中畢業的那一天,在回家的路程上,拓真主動的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曖昧,向渡告白。但拓真還沒有來得及聽見渡的回覆時,拓真便遇上了車禍昏迷不醒。拓真的家為了能讓拓真能受到更好的治療,便將拓真帶到了國外,兩人之間的聯繫便因此斷了。在國外接受治療的拓真不久後便醒了過來但失去了所有記憶同時也因着車禍的原故身體落下了病根。

三年過後,兩人再一次的相遇、相戀,幾經波折後,最終兩人還是走到了一起,但拓真因為車禍後所留下的後遺症,不久後便在渡的懷中離世了。故事便在此告一段落。


寺島看著羽多野認真的表情,心裏除了不解以外還只是不解…還有一絲刺痛。


「那為什麼要接下這個台本?為什麼又對這角色如此的執著?…是因為什麼原因嗎?」


“是因為兩位主人翁的名字讓你討厭這故事嗎?是因為跟我們相似所以你才堅持要接下嗎?還是……因為對手的關係……"眼中的眼淚幾乎要奪框而出,心口中那悶悶的感覺只增不退,要不是因為僅剩的理智壓制着,他恐怕早已跑回自己的房間,把自己困在𥚃面。


「…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呵…呵…很奇怪吧,明明討厭着這故事卻又對𥚃面的角色如此執着。…我…我…到底在幹嘛…」


“快閉嘴!"這是羽多野現在最想要對自己所說的話。


羽多野是確確實實的打從心底的討厭着這故事,原因……連他自己也不清楚,諷刺的是他卻對這故事中的主人翁之一渡這角色有着極大的執著,他就像是一個小孩子,明明討厭着但卻不願意把這角色讓給別人。

是為什麼呢?是因為名字?因為角色?還是因為故事?這些原因他都想過,可惜以上一個都不是。

讓他討厭這故事卻又對當中的角色執着不而的原因若要他說出一個所以言來,那大概是感覺。


其實在剛接到這名為《玩笑》的台本,在大約了解故事內容過後,羽多野對這台本的內容並說不上討厭甚至相反的有着濃濃的興趣更因為名字的原故而有着不少共鳴感,心𥚃頭有着躍躍欲試的感覺鼓動着自己。 


直到羽多野進行第一次的細閱以前……


要知道,對於一個表演者而言,由想像力而在腦海中所想像出來或是引導出來的畫面是無比重要。對聲優的羽多野來說一樣,因為在表演時所需要的演技都是籍此而出,從而幫助自己拉近和角色之間的距離,讓自己的表現更貼近故事中的角色。所以,可以說若然無法進行任何的想像,那可是一件極為嚴重、致命的事情。


而羽多野這一次的問題正正是出自於這想像之中。他並非無法想像,而是…不敢想像。

但這一切,始終是工作同時也是看己要求接下的,羽多野理所當然的還是盡力的努力的去準備角色,無奈的是,自己一直沒辦法進入狀況之中,筆記只有零零碎碎的並不完整,而這就是為何台本上那雜亂無章的筆記由來。

寺島所看見的筆記並非全部,其實羽多野的筆記還有一小部分並沒有被翻開。因為早在寺島翻到後半段以前,他已經選擇放棄繼續翻閱了。

如果說羽多野在這台本上前半的筆記一定是如無數個颱風颳過的話,那麼後半段的筆記與前面相比就顯得整齊多了。後半整整二十多頁的台本幾乎一片空白,偶爾只有幾個孤零零的小字在一旁。

如要問為何,那羽多野能回答出是自己的想像出現了問題;如何問想像哪𥚃出現了問題,羽多野能回答的是人影。

那蒙糊的人影和獨特的聲音,讓他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明明如此的熟悉卻還是無法回答出那人影到底是誰。每當羽多野很努力的想要看清楚的時候,好不容易才集中好的精神總會因此被打散,所有東西都會被打回原形去了。這就是羽多野所煩惱的原因,無法好好集中的原因。

而為何會變得討厭這故事,那原因就更為簡單了。當同樣的事情重複一次又一次的發生,信心被打擊太多次,自然而然的鬱悶感便由此而生了。


聽到此,寺島因着看己的猜想被否定而突然安心下來同時心𥚃也感到一陣酸酸的味道。到是誰?那個人影,那個能讓你如此掛念的人,到底是誰?

寺島看着羽多野那煩惱的模樣,也只能掩着胸口苦笑罷了。

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變得如此的貪婪?開始並不再會只因自己能走在他的身邊而滿足?想要成為他的唯一,成為他的獨特?自己變得如此的不大方?

不知道,這就是寺島能回答的答案。因為一切都如此的理所當然,羽多野理所當然的走進了自己的世界中,自己理所當然的愛上了陪伴在自己身旁的他。明明過去只要能一同工作,寺島便會覺得足夠,而現在的自己竟會因為一個角色而如此的吃味。老實說,這一切的一切寺島自己都快要搞不懂了。


「啊~拓篤,你說我該怎麼辦才好?」羽多野一臉茫然的向寺島求助着,而寺島也因此回過神來,並在心中默默的決定,不管如何,現在只要幫上忙就好了的決心開口回應了羽多野。


「所以,涉君現在無法集中的段落是劇情的後半段,沒有錯吧?」


「嗯。」


「那~我們就來對一次台詞吧!由我來先暫演拓真這角色,涉君就放鬆自己再來試試看吧!」


「欸?可是…我…那個…」


「如果還是不行,那你就別管什麼角色的,就普普通通的諗就好了。相信我吧,涉君。那從B段直接開始囉!」


大在和寺島對詞的過程中,羽多野不得不佩服寺島。可能是心理作用,也可能是因為兩人本來的默契所影響,羽多野的情況漸入佳境,無法集中的狀態漸漸消退。

聽着寺島所演繹拓真那柔弱令人憐愛卻又不失剛強的聲音,羽多野在不知不覺之間便進入了故事之中,陷入了拓真的聲音之中,墜入了寺島的聲音之中。




消失許久的我來了

那個故事⋯我是亂來的XDD

嘛~一言而括之就是悲劇故事

設定什麼的我已經放飛自我了

這邊也快要結束了

我會盡力的在這星期或下星期把文章結束掉(盡力 盡力

然後晚上會再有一更

一定會有!!!

希望各位看得開心

歡迎拍打餵食 

厚臉皮的求評論 求留言 求指教 求喜歡


评论(4)
热度(8)
©星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