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
聲控一個
日文菜鳥一隻
2017-09-03

玩笑(涉拓的場合)10

食用前的注意事項

#此文為 涉拓主 聰花副 其他cp隨筆者心情亂入

#ooc 免不了 努力回避中

#渣文筆 求見諒

#一切都只是腦洞與現實無關

#第一章的傳送門:http://theaau0721.lofter.com/post/1e888028_10fac5cb


#我是目錄




「啊~~終於回家了~我的家我回來了~涉君,也不用客氣,快進來吧!」

剛踏進家門的寺島伸着一個大哈欠說,就隨意的把鞋子脫掉,頭也不回的跑進了家𥚃,把頭埋了在白色毛毯上的印有Muig照片的抱枕上。

跟著寺島身後已經出入多次的羽多野看著這亂七八糟的玄關,默默的在脫掉自己的鞋子的同時順便的幫這家的屋主整理了玄關,進屋前還不忘小聲的說一句「打擾了」才進屋,盡管這屋子的屋子的屋主根本聽不見也不在意。


寺島的家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是那種常見的洋室2LDK的房子,客廳靠近玄關走廊的牆壁上放滿了無數個不同的模型以及動漫的週邊商品,可見這家的主人對動漫的熱愛。

而客廳地上的正中間放了一張大大的白色毛毯以及好幾個形狀大小不一的抱枕,而屋主的寺島正是躺了在此。

「拓篤,廚房借我一下,我去弄點喝的。」

「我好歹是屋主,我去用吧!涉君,就安心的看台本吧。」

寺島便放開了Muig的抱枕,走到自家廚房去了。羽多野則和寺島交替,坐了在毛毯上,翻出了那令他頭痛不已的台本細閱了起來。

兩人就如此各自的處理着自己手上的功夫整個房子裡只聽見的只有水在燒的聲音、台本翻頁的聲音再伴隨著羽多野練習的說話聲。


一聲嘆氣的聲音從客廳傳到了寺島的耳中,他便探頭看向聲音來源的地方。在那的是已經多次練習失敗而放棄趴了在茶几上的羽多野。

「涉君,大丈夫?果然再找一天來練習比較好吧?」

「沒事,已經好多了,至少我比較能進入狀況了。啊~果然拓篤家最舒服~」

趴在茶几上的羽多野如此的回應着在廚房的寺島,聲音之中不難聽出一絲疲乏以及濃濃的錯敗感。

「涉君每次都是這麼說。我真的不太明白,我家𥚃除了模型、遊戲還有DVD以外,還有什麼東西能這麼吸引你?」

其實就連羽多野也不太明白,自己為什麼總是那麼愛往寺島的家𥚃跑,不管寺島搬了多少次家,羽多野還是依舊很愛往他的家跑,不論假日如否,當中甚至有好幾次是羽多野主動的向寺島邀功,到寺島家𥚃煮好晚餐等着他回來。

寺島也曾經問了羽多野好幾次原因,但結果每次還是總結不出什麼答案來。對羽多野來說,寺島的家總是有着一股神奇的魔力吸引着他,彷彿只要到了寺島的家𥚃,問題就會輕鬆解決又或是心情就會莫名的舒緩下來。所以若要羽多野說出一個原因,那答案大概就是『拓篤的味道』是主因吧!

因為只要是寺島的家,那地方就會給他一種安心感,一個只屬於他的避風港的感覺。

而這正是羽多野口中的『拓篤的味道』。


「嗯~因爲『拓篤的味道』的原故吧!說起來我也好久沒有來拓篤家了,嗯~說不出這次我會這樣苦惱是因爲『拓篤的味道』不足的原故也說不定呢。」

羽多野打着哈欠、深呼吸,一臉享受的說道。而在廚房的寺島,此時只覺得自己心跳加速、渾身發燙,腦袋變得一片空白,完全忘記了自己正在燒開水這事,整個人就維持着拿杯子的姿勢,就那樣動也不動的在爐子前石化了。


「拓篤!水燒好喔!拓篤?怎麼了?」


這才從石化中回復常態的寺島,慌張的將火關掉,紅着臉的小聲嘟噥自言自語着。


「涉君,真的…真的很狡猾…」


而在客廳的羽多野因爲久久的沒有聽見寺島的回覆便跑到了廚房的門前,打算察看寺島的情況。就那麼剛好目擊了寺島.紅蘋果.拓篤的出生。

當然,羽多野並沒有看見正紅着臉的寺島,只從背後看見寺島那已經紅透的耳根以及隱約聽見提及自己的自言自語。

聽見自己名字卻又沒有聽清楚內容的羽多野,理所當然的走到了寺島的身後,接過了寺島停在半空手中的杯,便開口喚醒停留沉醉在自我世界的寺島。


「嗯?我剛沒有聽清楚。拓篤,你說我怎麼了嗎?」



「沒怎麼,我只是…嘩~涉…涉君?你…你…什麼時候過…過來的?」


聽見羽多野的叫喚,寺島下意識的正要把頭轉過去回應他時卻再次的被羽多野給嚇到呆住。羽多野現正一隻手靠了在寺島頭上的廚櫃,另一位手則剛好封住了完全的封住了寺島的退路。也讓兩人的距離靠得十分相近,寺島甚至覺得自己心臟的鼓動都被羽多野收進耳中也毫不意外。


「欸?我看你沒有反應,怕你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所以跑進來了。所以,你……拓篤?!沒事吧?」


兩人就以這樣姿勢站了在廚房的角落中,兩人的呼吸混了在一起曖昧的氣氛就如此的圍繞了在兩人的四周。羽多野的呼吸正好的打了在寺島的耳朵上,讓本來已經被羽多野的『拓篤的味道』的發言而弄得不知所措的寺島大腦就直接的當掉強制關機了,同時身體也因為羽多野的原故而渾身乏力、發燙的倒了在自說自話的羽多野的懷中。


「嗯,大丈夫。」


正懷了在羽多野懷裡的寺島把頭埋了在他的懷裡,輕聲的回應着他。


「真的沒有什麼事?是不是身體哪邊不舒服?你的體溫也很燙,要不要我先扶你到客廳那休息一下?不舒服要……」


「真的沒事!只是…只是突然沒什麼力氣,站不穩。…那個…那個…涉君,能不能拜託你一件事?可以…可以維持這樣的姿勢一下子嗎?…讓我靠著你一下子就好…」


「嗯?…啊,可以是可以…不過拓篤,你的身體真的沒有不舒…」


「嗯,沒有。…謝謝你…涉君…」


「喔…你沒事就好…」


寺島的語氣漸漸的收少就這樣默默的靠了在羽多野的身上,可能是因為靠了在羽多野身上的原故,寺島只感到自己都被羽多野所包圍着,他的呼吸聲、身上的氣味、心跳聲一切的一切都比平常更為清晰的傳遞到自己的腦中,讓自己的腦袋已經一片混亂。

“涉君…果然…很狡猾。”這就是在腦袋幾乎當機,又正因此而處於混亂狀態的寺島,唯一能夠拼湊出來的一句話。







我⋯盡力了⋯真的⋯

那段類似壁咚的地方,請諸位不要懷疑的確是壁咚啊~

但再確實一點來說,是一個廚櫃咚的概念比較貼合

我只能說⋯我真的盡力了QQ

希望各位看得開心

歡迎拍打餵食 

厚臉皮的求評論 求留言 求指教 求喜歡


评论(6)
热度(15)
©星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