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
聲控一個
日文菜鳥一隻
2017-09-02

玩笑(涉拓的場合)9

食用前的注意事項

#此文為 涉拓主 聰花副 其他cp隨筆者心情亂入

#ooc 免不了 努力回避中

#渣文筆 求見諒

#一切都只是腦洞與現實無關

#第一章的傳送門:http://theaau0721.lofter.com/post/1e888028_10fac5cb

#我是目錄



在餐桌上羽多野和寺島聊了許多許多的事情,內容不外乎就是兩個宅宅在訴說Love Live的美好、新番收錄現場的趣事、各自的工作、近況等等的。


如現在兩人是處於二次元之中,那現在羽多野的頭上一定會有一隻烏鴉帶著「啊!啊!」的聲音從自己的頭上飛過,以示他現在到底有多麼的無奈。他真的搞不懂,到底剛才自己是說了什麼話才能如此完美的點中自家搭檔的笑穴。


「拓篤,你笑夠了沒?。」


盡管已經感到腹部有些疼痛,但寺島依舊的無法將自己的笑聲停下來。


「哈哈哈,抱歉,抱歉。可是真的很笑嘛~涉君竟然會對這種事情這麼認真。」


「姑且這也是工作,而且我本來這沒有很討厭接這種廣播劇的配音。」


「可是,你的工作不是已經很多了嗎?為什麼還要特地去接BL Drama 的配音啊?留一些機會給後輩也不錯啊。」


「這……」


羽多野張開了口,卻腦海中卻一片空白,想不到有什麼言詞能夠回覆寺島。

因為寺島所說的剛好擊中了他的內心,此時羽多野的內心彷如有一塊小石頭防擲到湖中,在他的心𥚃掀起了一個又一個的浪花,這讓他陷入了沉思之中,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如何跟寺島說明原因。

而讀不清羽多野內心的寺島看着石化了的羽多野,便誤解為羽多野是不願意告訴自己。想到是如寺島心情突然有些許低落,在心裏自言自語着。


“涉君,原來也會有事情隱滿自己、不願意告訴自己啊。"


想到這,寺島的心中突然浮現一種難而言喻的感覺。一股莫名的重量就如此的壓了在他的身上,讓他快喘不過氣來。

為了轉移自己的焦點,寺島便把話題轉開,好讓自己那討厭的感覺消失。


「嘛~也沒辦法,誰叫涉君是我們業界有名的BL Start呢?那說問你這一台初受收割機要又要準備去危害我們哪一位後輩呢?」


寺島那活潑可愛的聲音一下子就把羽多野拉了回來,聽見寺島所說的話,便不滿的向寺島抗議。


「拓篤,初受收割機是什麼了?而且又還沒有決定,現在還在遴選階段欸。」


「可是你對於這故事中攻的角色志在必得不是嗎?」


「是沒錯…」


「那就一定是你的啦!BL Start~」


「も~我是真的在苦惱欸。為什麼每次跟大家說起這事情最後都會變成這樣子啦……」


羽多野便開始自言自語的向寺島抱怨着自己在向各位前輩請教時反被調侃的經歷。寺島也只能在一旁聽着一邊苦笑的份。


「…所以說,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樣才好了,情況什麼的一直到抓不準啊…」

羽多野在說出這話的表情彷如是一隻極為失落想吃紅蘿蔔卻又吃不到的小兔子,讓一直很喜歡動物的寺島不得舉起雙手認輸。


「好啦,涉君不要這麼低落嘛。大不了找天我陪你練習、對詞,有個人一起也比較容易找到問題出在哪裏,看看會不會有所幫助吧!」


「欸~真的?真的可以?」


羽多野一瞬間就活了過來,抓住了寺島的手,睜大了眼睛看著他,向他再三的確認,深怕寺島剛才所說的只是一時戲言似的。

而雙手被抓住的寺島,則被羽多野的舉動嚇了一跳。清了清喉嚨後,便紅着臉的撇到一邊回應羽多野。


「啊,嗯,那個你看看你什麼時候有空就帶着劇本來找我對詞…」


「那~擇日不如撞日,就等一下直接到拓篤家練習吧!反正劇本我現也帶了在身上…」


「吓!涉君,你…你…認真?!」


「嗯!」


事實證明,像小白兔的並不只羽多野一個,因為現在寺島也被羽多野的衝擊發言嚇到變成一隻受驚的小兔子,兩人就如此的睜大眼睛對視着彼此,直到他們其中一個先打破了這莫名氣氛。


寺島想到自家那混亂的模樣,便開口重新再問了一次羽多野。


「涉君?你剛才說的…是認真的?」


「嗯,反正明天我和你都只有傍晚的新番收錄不是嗎?還是你明天早上已經有預定行程了?」


「是…還沒有啦…」


「還是你已經把我上次留在你家的衣服都扔掉了?」


「沒有!還在,我還已經洗好了準備要還你了…」


「那正好啊!…啊,不過這麼突然會給你添麻煩吧?…可是,遴選快到了又沒什麼時間…」


羽多野突然才想起來,寺島最近那忙碌的日程,心裏突然有了打消約定的念頭,但眼看好不容易才能找到解決方法的他,不禁陷入了兩難之中。


看着眼前這情緒不停上上下下的人,寺島不禁感到無奈,嘴角上揚的微笑卻露出了他的愉快。寺島就此帶着無奈又愉笑的心情答應羽多野任性的要求。誰叫他寺島拓篤早已經敗了在他的手上呢?


「那個…是可以,只是…我家…我家很亂喔,書房𥚃的床也不能睡人,只能睡地板,這也不介意的話…」


「當然不介意!謝謝你,拓篤!那我們等一下就先去便利商店買點……」


得到允許的羽多野便興奮的自顧自的開始安排等一下的行程,寺島看着窗子中羽多野側臉的倒影,不知不覺他說話的聲音也漸漸的遠去,眼睛𥚃只看見羽多野的樣子,而寺島的眼睛𥚃彷如一切都不再重要,只看見羽多野一個人存在。


“真的是,為什麼我總是永遠無法拒絕你呢?再任性的要求我都會接受的,只要是你所想的。"在看着羽多野鏡子中側臉倒影的寺島,心裏如此想着。




啊~想不到要廢話什麼@@

打完文覺得累

我要去找我的本命大大們補充一下能量了

希望各位看得開心

歡迎拍打餵食 

厚臉皮的求評論 求留言 求指教 求喜歡


评论(8)
热度(10)
©星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