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
聲控一個
日文菜鳥一隻
2017-08-31

玩笑(涉拓的場合)8

食用前的注意事項

#此文為 涉拓主 聰花副 其他cp隨筆者心情亂入

#ooc 免不了 努力回避中

#渣文筆 求見諒

#一切都只是腦洞與現實無關

#第一章的傳送門:http://theaau0721.lofter.com/post/1e888028_10fac5cb

#我是目錄



昨天的一切尚未發生以前,那只是一個極為普遍的夜上。羽多野跟寺島剛好正式的結束了兩週一次的2D Love 的廣播收錄。

可能是緊密又大量的工作影響下,讓平常活力充沛的作寺島也有些疲倦了,所以在收錄結束的一瞬間寺島緊繃了一天的精神在2D的眾人面前放鬆了下來,接着就整個人電力耗盡的趴了在桌子上。

2D的眾人看見也只能笑笑的安慰寺島說一聲辛苦了,然後各自收拾東西便離去了,而作為職業肥子的Chanko則在離開前猶豫許久以後,不捨的將自己身上的巧克力放了在寺島的手邊,然後便輕手輕腳的離開了錄音間。

Chanko離開的時候剛好與羽多野交替,互相作了簡單的寒暄後,羽多野便放輕了腳步走進錄音間中。


果不其然的讓他看見了依舊趴在桌上一動也不動,正沉醉於夢中的寺島。而羽多野看著在夢中留連忘返的寺島,臉上展露出了寵溺的無奈苦笑,便脫下了自己身上的簿外套披在寺島的身上,開始收拾着自己的行裝還有寺島的,誰叫他早已經成為了寺島的專屬司機呢?

說到司機,正在收拾東西的羽多野,在腦中突浮現了一個問題。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羽多野和寺島兩人在不知不覺間,養成了一個小小的習慣。只要兩人出現在同一個地方,就會自然而然的在某一個地方默默的等待對方的工作結束,然後由羽多野把寺島送回家又或是到下個工作的地方去。

不過如果要說他是寺島的司機,倒不如稱羽多野為寺島的保姆會比較好,因為他早已經習慣了去照顧在他眼前的這會讓他莫名心疼的搭檔。


收拾好兩人的包包的羽多野,看了看依靠在夢中遊走的寺島,心𥚃雖然不太忍心叫醒他,但一想到寺島是在空腹的狀態前來工作,看了看現在的時間,為了顧及到寺島的胃。羽多野只好狠下心溫柔的把寺島喚醒。


「拓篤?拓篤,起來了,要回去了喔。」


「嗯?再5分鐘,再睡個5分鐘就好了。」


寺島帶著濃厚的鼻音,微微的抬起頭回應了羽多野,然後把頭撇到另一旁,重新的回到睡夢中。

羽多野皺著眉頭想了想,既然用一般的方法無果,決然地換了另一種方法把寺島從夢中拉回現實世界中了。


「嗯~再五鐘嗎?我是沒什麼所謂的,但拓篤沒關係嗎?最近在網路上流傳了一個新跟文化放送相關的都市傳說。內容好像是說超過了夜上11點經過這一層的2號錄音間,就會有幽靈出現欸。而且好像是専門對對聲優的喔…」


聽見幽靈兩個字的寺島瞬間的從夢中清醒了過來,慌張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肩上的外套因為他的動作而滑落到地面上。


「幽靈?!在哪裡?我們快走!不要打擾它們!涉君,不要只是笑啊!快點走啦,不然打擾到他們…」


「哈哈哈…抱歉,拓篤。我只是想要把你叫醒,隨口說說而已。」


羽多野看到寺島慌亂的反應不由得從心底𥚃大笑了起來,寺島則是一臉茫然的看著捧腹大笑的羽多野。

當寺島進入休眠狀態的腦袋重新運作時,他才認清,原來自己被自家搭檔給騙了的事實,本想為自己找些理由,但卻沒有任何借口浮現,他只好鼓起了頰,悶悶的閉上了嘴巴,等着羽多野回復常態。

而羽多野看見這樣的寺島反而笑得更歡了,但從肚子傳來的空腹感提醒了自己肚子快餓扁的事實,再想到寺島,只好趕快的消停下來。

「是~是~抱歉。明知道拓篤會害怕還講鬼故事把你給叫醒,真的很對不起。」

羽多野用着小孩的語調向寺島道歉,再加上羽多野那豐富的表情。這一下子令兩人的立場換了過來,換成寺島在一邊笑得飆出眼淚。

羽多野無言的搖搖頭,撿起了地上的外套,拿好了兩人的包包,拉着寺島離開工作了一整天的錄音間。


「ほら~拓篤,要走囉!」


「是~」


「拓篤,要先去吃東西嗎?還是你要直接回家?」


「去吃東西吧,我肚子快餓扁了。」


兩人一邊東拉西扯的閒聊着,歡笑的聲音一如往常的不曾消停過,一路走到了停車場中,坐上了羽多野的車子𥚃,向兩人最愛也最常光顧一起的家庭餐廳發。




XDD正文來了

先說會這一整段「事件」會很長

所以也會有機會很拖

所以,我只能說我會想盡方法去剎車XDD(奸笑)

好啦,也會盡力的每次都盡可能的更長一點

希望各位看得開心

歡迎拍打餵食 

厚臉皮的求評論 求留言 求指教 求喜歡


评论(11)
热度(12)
©星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