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
聲控一個
日文菜鳥一隻
2017-08-28

玩笑(涉拓的場合)6

食用前的注意事項

#此文為 涉拓主 聰花副 其他cp隨筆者心情亂入

#ooc 免不了 努力回避中

#渣文筆 求見諒

#一切都只是腦洞與現實無關

#第一章的傳送門:http://theaau0721.lofter.com/post/1e888028_10fac5cb


#我是目錄



「小寺?睡著了?」

剛從錄音間「解決」了羽多野的立花為了不打擾休息中的寺島,只好小聲的向自家搭檔說話,優雅的把已經無法派上用場的熱紅茶隨手扔了給安坐在駕駛席上的日野。

「是給我的嗎?謝謝你,慎醬。寺島剛才哭着哭着就睡了。」

日野用看待寶物似的眼神接穩了紅茶,然後一口一口慢慢的喝了下去。立花在旁看著日野,嘴角在不知不覺間上揚了起來,流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日野默默的在喝着本來該是屬於寺島的紅茶,立花則是在腦中思索着各種如何從羽多野身上的討債的方法。兩人就如此的沉默了起來,車子𥚃只聽得見日野喝飲料的聲音,立花記錄書寫的聲音以及寺島不太平穩的呼吸聲。

立花的眼神在思考的過程中一直放空着,而最後還是落了在那一面隱若能看見寺島臉龐的後照鏡中。然後想起自家後輩在休息的立花,默默的打開了車門準備走到後座為寺島蓋上毛毯。見狀的日野搶先的打開了車門,然後向立花搖了搖已經被空氣所注滿的空罐子。

「慎醬今天辛苦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正要轉身下車的日野卻好像突然間想起什麼似的,轉向了立花並且壓了上去。兩人之間的距離一瞬間就消失了,兩人的身體緊貼了在一起,氣息也因距離而混了在一起。

立花被日野的行為嚇了一跳,更因為從身邊近距離所傳來一種名為—日野的氣息,臉頰不爭氣的浮現了淡淡的粉紅色,心跳更是跳得一下比一下急速、一下比一下更響亮,而眼睛則是下意識的閉了起來。

但立花所預期的事卻沒有發生,日野的氣息便稍微的與自己分開。而當他睜開雙眼的瞬間,他就看見日野由上往下、用額頭貼額頭的姿勢看着,臉上更是帶着惡作劇般的笑容。

心知自己誤會的立花一下子臉變得比剛才更為紅潤,甚至耳根旁也帶著一絲不明顯的紅。兩人就此對視着,不久後,立花便微微的推開了日野,把臉撇到了一旁。

「在幹什麼啦,突然靠過來又什麼都不做。我剛才還以爲是要……」

立花說話的聲音漸漸的變小,最後什至只用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音量說着。

「以為是要什麼?慎醬,太小聲了,我聽不太清楚喔。」

難得看見如此害羞的立花,日野不禁起了要逗一下自家家貓的心態。其實他並沒有要做些什麼事,只是剛好看見了立花的安全帶還沒有繫上,下意識的就把人靠了過去幫他繫上。當他繫好以後看着立花的反應,日野便知道了立花誤以為了自己是要跟他接吻的意思。

「沒事!…還…還不趕快去,本大爺肚子餓了,快去用完回來開車!」

立花此時就像是一隻高傲的貓,紅着臉而眼睛則看向了車外,完全不敢與日野的眼神對上。

「是~是~是~」

日野看見立花開始又準備開始要進入抖S小王子的狀態中,便打消了繼續逗猫的想法,乖乖的去執行自家女王的指示。

但在執行前,日野快速的在立花的嘴上點了一下,並且在極小的音量在立花的耳邊說了一句,然後他就理所當然的被家暴了。

日野苦笑而寵溺的眼神着立花,便單手按着被家暴的地方下車了。

立花看着寺島,心𥚃不禁興幸着還好寺島哭到睡著了,不然他作為抖S小王子的面子都要掉光了。在後照鏡𥚃所倒映著的寺島則依舊的閉着眼睛,臉上的表情明顯的訴說着夢中的不平靜再加上隱約看見的淚痕,立花心𥚃的疼痛比在錄音間中時所感到的加劇了不少。

到底是要對一個人的愛情有多深才會為對方所哭?為對方心疼?因為對方的一句一話而哭成一個累人?只要對方的一句話一個行動就能動搖到自己的情緒?

立花看着寺島思索着這問題,但腦海中浮現不出任何的答案,反而閃過一個又一個只屬於他和日野之間的記憶,兩人的相遇、告白前的曖昧、告白的情況、日野「求婚」的情況等等的。立花不禁表露出幸福的表情,不自覺地輕輕的在哼着《Summer Snow》副曲。

立花看着寺島,並且在心裏默默的向神祈禱着,希望羽多野跟寺島能夠一切順利解決。因為現在的他只能如此、只可如此。




“兩位前輩~我還在啊~眼睛好痛喔~"  By被前輩們放閃的某半夢半醒的後輩。





XDD又是一章聰花主埸

讓我來默默的說一句

大概下一章開始就會回到主線上了

但聰花大概還要再閃個半章左右XDD

明天可能會更新兩次 (可能不一定喔

時間不定

希望各位看得開心

歡迎拍打餵食 

厚臉皮的求評論 求留言 求指教


评论(5)
热度(16)
©星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