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
聲控一個
日文菜鳥一隻
2017-08-26

玩笑(涉拓的埸合)5

食用前的注意事項

#此文為 涉拓主 聰花副 其他cp隨筆者心情亂入

#ooc 免不了 努力回避中

#渣文筆 求見諒

#一切都只是腦洞與現實無關

#第一章的傳送門:http://theaau0721.lofter.com/post/1e888028_10fac5cb

#我是目錄



所以說,墨鏡有帶好了嗎?

沒帶的有問題請自行負責喔~~~~





  「要小心點,別打翻了,不然慎醬會生氣的。」

  

   寺島坐在車子的後座隔著車窗,從日野手上接過了熱可可,點點頭示意,雖然他伸手接了過去,卻沒有任何一丁點要喝下的念頭,只是用雙手合十的握著、低頭看着熱可可的在發呆。

  日野坐了在車子前方的駕駛席,透過在車上裡的後照鏡看著自家後輩,雖然車子內的光線並不充足,但稀疏的光線還是讓日野清晰的看見寺島臉上的淚痕。

  「小寺,喝下去吧,會好一點喔。」

  寺島此刻正如一個機器人般的運轉,聽到日野所說的話,才小口小口的喝著手上的熱可可。

  看到如此的寺島,日野在心𥚃不由得的浮起了心疼的感覺,看到寺島做出如同當年的立花似的舉動,讓他感覺到一絲絲不忍,同時也突然理解了立花為什麼會如此的着緊他們兩人之間的事。

  

“慎醬,是因為看到了當年自己的倒影,所以放不下心吧。”


  想到如此,日野的心裡不由得的充滿了一暖暖的幸福感。


  在日野自我沉醉了自我世界的同事,第一次坐上兩位前輩車子的寺島正為了分散自己的情緒,而成為了一個好奇寶寶,張大了自己的眼睛仔細的觀察着車子裡的東西。

  如果說戀愛會時間來證明它的堅定,它的美好。那麼毫無疑問的,這一輛車就是證明日野聰和立花慎之介的愛情的最佳證據。

  日野的車子裡東西並不多,雖然說車子是日野的,但在各種小地方不難發現立花的痕跡,特別在副駕駛席裡更明顯的看出,車主為了經常乘著副駕駛席的人所花的小巧思;車子裡所放的音樂是由兩位前輩所唱的歌曲,有兩人各自所唱的,也有兩人一同合唱的,兩人的聲音充滿了車子裏所有的空間,同樣的兩人那種淡淡的幸福感也同讓的充斥著整個空間。


  這不由得的讓寺島打從心裡思慕起兩位前輩。


  「那個…日野桑跟立花桑已經在一起很久了吧?」

  被寺島拉回現實中的日野摸出了手機編輯着信息,不經意的與寺島對話着。

  「嗯,差不多快三、四年了吧。」

  「那個不會很辛苦嗎?各方面來說…」

  「嘛~辛苦倒是還好,沒什麼。我只要能跟慎醬在一起,一切都好說。」

  「呵呵,是嗎?…可是…那個…不會很辛苦嗎?日野桑跟立花桑的關係始終是…那個…那個……」

  「始終是,Homo嗎?」

  日野停住了自己手上的工作,回過頭看着寺島,而後者則是輕輕的點了點。

  他在確定了寺島的反應後並沒有將對話延續下去,反倒是低下了頭,繼續自己編輯信息的大業。

  兩人之間的對話就此停住,車子裡頓時間只剩下音樂和日野在打字的聲音在車子裏面迴盪着。這樣子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太久。

  日野將訊息順利發出後,便收起了手機,雙眼直視寺島。

  「小寺,你有聽過我跟慎醬一起唱的《Summer Snow》嗎?」

  寺島並不太理解自家前輩的用意,但還是乖乖的點點頭回應了日野的問題。而日野並沒有理會寺島的反應,便自顧自的在播起了《Summer Snow》並且微微的調整了音量,讓音樂在播放的同時既不會蓋過說話的聲音又能清晰的聽到音樂。


  「《Summer Snow》這一首歌雖然我跟慎醬都沒有參與到歌曲的創作,但我們都很喜歡這一首,盡管我們在之後出了多少首以愛情為主題的歌曲,這一首歌到現在還是我們的最愛。

  雖然出自很多不同的原因,除了工作以外我們並不常會放來聽,但各方面來說,這都對我們兩個來說很重要。

  小寺,我跟慎醬的關係,就像你剛所問的,我們辛苦嗎?

  我的回答是,辛苦。我們兩個走在一起花了很大的勇氣、繞了許多的圈子,一起經歷了很多的事情,也學習到了要去認受他人看我們的異樣眼光,這些都很辛苦。

  我甚至可以告訴你,其實我們兩個都明白,總有一天,我們現在所緊緊相握的手終有一天會分開。

  但現在的我們會像現在這樣子堅持下去,原因只有一個,只是單純的我們都不想要錯過彼此。

  所以只要還有辦法,我就會用盡我的全力去守護着慎醬,我們兩個人的關係還有只屬於我們的歸處、我們的家。

  小寺,既然你剛說到了有關同性戀的事。那,我要再告訴你一件事情。

  我跟慎醬並不是同性戀也沒什麼特別,我們只是一對隨處可見的普通情侣,談着普通的戀愛。

  我們只是剛好互相的喜歡上了對方、愛上了對方,剛好我們的都是男生,剛好的那個命中注定的「她」變成了「他」罷了,慎醬還是慎醬,我還是我。

  所以不管事情再怎麼樣的改變,只有一件事情不會變。日野聰愛立花慎之介,立花慎之介愛日野聰,這一件事不會改變,永遠不會。」


  「我想要說的都說完了,你也都聽完了。接下來,你要怎麼做、怎麼處理,你就好好考慮清楚。」

  立花說完以後,便瀟洒的轉身要離開了。

 「真的謝謝你,立花桑!還有不好意思,今天給你添麻煩了。」

  羽多野在立花要離時,向他大大的鞠了今天不知道第幾次的90度鞠躬,而立花則看着羽多野顯出不耐煩的神情。

  「所以說,你今天是真的打算要90度鞠躬送走整個番組的人嗎?還有要道歉,別向我說。我是不清楚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但不管如何,你給我先去跟小寺道歉了再來。」

「是,我知道了!」

羽多野依舊向立花的向方鞠躬低着頭,不願意抬起頭來。

  「我先把狠話放在前,我不管你最後選擇哪一邊,只要你再讓小寺在哭,我就一定不會放過你!還有,今天晚上,小寺就由我跟聰接收了。就這樣,我先走了。」

  砰!的一聲,立花就把門給關上了,錄音間頓時間就只剩下羽多野一個人。

  關門的聲音彷佛是一把剪刀,把羽多野眼淚最後的防線剪掉似的。在門關上的一瞬間,他的眼淚就變成了隻一脫韁野馬,眼淚無法控制的不停掉落。

  在立花離開了以後,羽多野哭着臉上帶著一股無奈以及苦笑,小聲的回了立花的話。

  「以後如果再把拓篤弄哭,我看來不只立花桑不放過我吧,還有油門社的大家,以及…我,也應該不會放過自己吧。」

  雖然大哭了一場,但羽多野並沒有任何一絲難過或是難受的感覺,倒是相反的,他反倒有一種迷茫盡掃、豁然開朗的感覺,並且在心裡下定了決心。

  因為羽多野已經知道,自己該去做什麼了。


「拓篤,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所請你再等我一下,再一下就好。」





今天晚更了,因為想要一口氣的把這邊都發出來

所以花比較久的時間打上來

其實沒有省電的聰哥是超級話癆(XDD好啦~是劇情需要別這樣)

今天是滿滿的聰花,害我差點想要把標題改成聰花的場合=.="

所以昨天立花所放的歌就是Summer Snow~~

大家有一邊聽一邊看嗎?XDD我個人是覺得挺合氛圍的

其實本來想要一口氣把聰花的部分都發上來

但最後⋯我還是放棄了這想法

XDD因為實在太太長了~~~

明天會先停更一天喔~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歡迎拍打餵食 

厚臉皮的求評論 求留言 求指教


评论(2)
热度(10)
©星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