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
聲控一個
日文菜鳥一隻
2017-08-24

玩笑(涉拓的場合)3

食用前的注意事項

#此文為 涉拓主 聰花副 其他cp隨筆者心情亂入

#ooc 免不了 努力回避中

#渣文筆 求見諒

#一切都只是腦洞與現實無關

#第一章的傳送門:http://theaau0721.lofter.com/post/1e888028_10fac5cb

#我是目錄



眾人往聲音所傳來的方向看過去,而在門前站着的正是日野。

「呃⋯⋯那個⋯⋯立花桑,可以嗎?」

羽多野低下頭再一次的向立花發出了邀約。

如果說當一名聲優的抗壓能力需要比常人多出十幾倍,那麼現在的羽多野可能需要好幾十個自己了。

天知道他現在到底有多麼的無力,先撇開工作的事情不談,單單是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以及寺島的事已經讓他煩惱的要死了,現在再加上日野那殺手般的眼神正緊緊的盯著自己不放。如果可以,他現在真想一口氣沖出錄音間,然後找一個地洞把自己關在𥚃面過一輩子。

但羽多野的情感卻令他不願意如此,關於寺島的事情,現在的他真的十分需要找一個既了解他又了解寺島還有能信任的人來相談,不然他實在無法集中精神工作。


同樣在場的寺島看着這樣子的羽多野,心裏卻得有點吃味,但同時心疼羽多野的感覺又比吃味的感覺更為強烈。寺島吞了吞口水,平定自己那胡思亂想的心緒後,便下定決心的,走上前加入了對話之中。

「日野桑,你就不要欺負涉君了,他只是一時彷神喊錯罷了。對吧,涉君?」

「今天收錄中也是不停彷神的你也有資格說嗎?」

「欸~我只是陪涉君一起神遊罷了,一個人多可憐啊,有個⋯⋯」

當寺島正想把手搭上羽多野的肩膀上時,昨天晚上被羽多野甩開的畫面又頓時出現了在寺島的腦海中,難過的情緒又一下子湧了上心頭。

寺島就如此的一下子把自己的一切停住了,那一隻伸到一半的手就如此的停了在半空中

而最先察覺到寺島不對勁的是在一旁與寺島鬥嘴的立花,其次是一直在旁的日野,兩人隨即向寺島投向了關心的眼神。

感覺到兩人視線的寺島,深呼吸了一口氣,甩了甩頭讓自己冷靜下來後便抬起了頭。卻在抬起頭的那一瞬間與反應慢了半拍的羽多野對上了眼。

大丈夫,這三個字就如此的卡了在寺島的喉頭𥚃,努力壓下的淚水就不受控的滑了下去。

看到流淚的寺島,三人到被嚇了一跳,而羽多野的心更是有一種陌生的感覺鼓吹他去安慰他,把寺島抱在懷𥚃。

事實上,羽多野的確把自己所想的化為了現實,但卻沒有與同想像一樣在懷𥚃感受到寺島專屬的温度,反而是一股刺痛的感覺從手臂傳了過來,讓他停下了動作。

在羽多野回神過來時,寺島已經被日野拉開自己的身邊並且正要離開錄音間,羽多野正想追上兩人時,自己已經被立花牢牢的抓着了。

被立花抓住的羽多野能做的只有摸着剛被寺島打的地方還有眼睜睜的看著寺島被日野帶走。


立花其實也不太懂自己為什麼要日野先把寺島帶走,也不太懂自己為什麼會如此的堅持去干涉羽多野跟寺島這一次的問題𥚃,如果硬是總結出一個原因,那大概是直覺吧。

他的直覺告訴自己,如果現在不去插一手,那麼事情過了以後,他一定會後悔至極。

而現在他眼前這個人又多給了自己一個干預的原因—羽多野涉竟然有膽子把自家最可愛的老么給弄哭,如果今天他不把事情弄清楚明白,自己是要怎麼回去跟潤潤他們交代啊!


日野跟寺島離開以後,立花才把手放開,優雅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急忙收拾東西,準備要追上去的羽多野。隨後立花臉帶微笑,用一副不急不忙的態度盯著羽多野。


「所以說,你們兩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立花的話成功絆住了要離去的羽多野,同時也讓他感覺到背後傳來一陣陣的冷風,讓他完全不敢隨意亂動。

正打算開口的時,他卻猶豫了,因為他實在不清楚昨天晚上的事是否真的可以說出口,便打算隨意的敷過去。


「先說,別以為你能夠隨意的敷衍我。」


羽多野下意識的看向了地板,腦子了一次又一次的閃過昨晚的事。他便下意識的咬住了自己的嘴脣,掙扎了許久後,他還是選擇了乖乖的向立花坦白,然後用極小的音量開口說了出來。


「昨天晚上,拓篤向我告白了。」



電腦之前送修了,今天終於回來

終於可以脫離用手機更文了

為了如此高興的事

小的默默為各位送上今天的第二更

最後讓我說一句

我是親媽(認真臉)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歡迎拍打餵食

厚臉皮的求評論 求留言 求指教


评论(10)
热度(15)
©星夜 | Powered by LOFTER